1/25/2010

為什麼這個工作我待不下去?-- Part I

很多人聽說我一天到晚在遞辭呈,免不了都會問上一句:這不是才找的工作嗎?怎麼又不想做了?


靠北!要我怎麼回答?


不是有句俗諺:『寒天飲冰水,冷暖心自知』這樣說嗎?


就讓我一一娓娓道來現在我這份工作所面臨的處境吧。


我是2009年6月26日面試這份工作的,面試我的人是董事長,也就是這家工廠的所有人,然後6月29日(星期一)正式上工。


我們每天早上是7:30開始工作的,來上班後才發現:原來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九點,一個月有3個星期日也是處於加班狀態的... 意思就是說:我一個月大概只能休息一天


我在這間工廠的職稱是『總務』...... 請聽好喔,是職稱喔!


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一種叫做『總務』的職稱,它既不是經理、副理,也不是課長、主任,反正就叫做『總務』,平常知道的就叫我『王先生』,不知道的就叫我一聲『師傅』。


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我會變成『王經理』,那就是當什麼公安、勞動局、消防局、稅務局、環保局...... 來檢查工廠,而我必又須代表工廠出去受死的時候......


後來我也漸漸瞭解董事長之所以錄用我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大概在四月還是五月的時候,工廠的員工監守自盜,一批價值約四萬美金的皮料莫名奇妙的遭竊了!


可笑的是:到今天,我都已經在這裡工作快七個月了,可是還是沒有一個人能跟我完整解地釋,究竟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或者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或者究竟被偷走了些什麼?或者懷疑是誰幹的......


事情發生之後,就沒聽過誰再提起過這起竊案,更也沒有人想繼續追究下去,這整個事件變得好像從未曾發生過一般,比作夢還要虛幻......


後來、董事長下了個指示:換掉一半的保衛改成外包


當時我實在很想問他:你要我換掉哪一半


後來就發生我的座車於下班的途中,被一位遭開除的保衛追擊的事件!


原本上一屆的總務是不管人事的,其實我原本真的不知道總務不用管人事,只是我的座位和人事課長同在一起,我直覺的就為公司沒有其他人在管,那大概就是我要管,而且好像大家也都要我管。


不管還好,管下去才著實嚇一大跳,這些事兒怎麼可能同時發生:


一、自2002年到2005年的員工保險冊全都被燒掉了。


二、有將近200位員工都已經不知道離職多久了,公司還每個月幫這些人繳保險費。


三、有超過80個人使用假履歷來工作,而這些人當中80%都是不足15歲的童工所以才使用假履歷。


四、2009年三月以後約600名的新員工都沒有簽合同,更不用說參加保險了。而簽了合同的舊員工也是錯誤百出。


五、全工廠1500個員工有超過1/3,差不多也就是500份的員工的履歷卷宗不見了。


這個工廠到現在還沒組成工團,諷刺的是,原本的臨時工團主席就是上述的這些荒謬事件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人事課長本人,他是一個比鬼還可怕的人,例如這次青年報刊登我們工廠罷工的虛擬新聞,也全都是拜他所賜!


還好、現在這個人已經說再見回家吃自己了!


我記得剛來時問他:『公司有沒有登記梯形薪資表』?他回答說有,而且已經送審了...... 後來證明全在說謊


我又問他『公司內規』呢?他說讓他找一找...... 一找就是幾個月沒下文


這兩個重要的東西都沒有,那工團主席總應該知道『集體勞動合約』吧?對不起!答案也是沒有!!


人事課長管不動下面的四位人事小姐,整個人事課就像一盤散沙,每個人都跟鬼似的只把自己手中的資料鎖的死死的不願意跟別人分享,反正你做錯是你家的事!


管薪資的不管對錯,反正資料是車間統計提供的;管履歷合同的不管對錯,反正資料是做薪資提供的;管保險的不管對錯,反正資料是做合同提供的


那還有什麼是做對的?


人事聘用的程序不經過人事部門,人事的解雇也不是人事能置喙的。


那還有什麼是人事該管的?


其實人事課只是一個縮影,可怕的是全工廠都彌漫著這股氛圍!


如果說上司領導都能了解事實真相,也願意授權幹部去處理,那也還好;可是這裡的情況是上頭的人只會批哩啪啦地亂罵一通,甚至不論青紅皂白就直接跳過你命令你下面的人做東做西,結果也就是越搞越亂


『信任』在這工廠的辭典裡頭是找不到的!


我說件事你就懂了。


前面不是說公司皮料被偷,董事長要求換一半的保衛嗎?


那後來呢?


一半的保衛我也開除了,外包的保衛公司我也簽約了,不過、這不是結局,結局是現在每天得由陸幹壓著保衛開啟關閉車間大門,台幹再押著陸幹開啟關閉最後的大門...我們可是早上6:10分就要開門的,你看我幾點要起床?


那乾脆叫台幹搬到車間、倉庫去睡不是更省事兒?


提到睡覺就要說說我們的宿舍,這宿舍原本是用工寮改的,房間裡連個廁所都沒有,還得走到外面共用的浴室,浴室狹隘不談,裡頭的電熱水器全壞光光,只剩看天過日的太陽能系統,而我的寢室大概只有一坪半大。


在我的總務部門,我一共有17位雜工,他們的平均年齡應該有五十歲以上了吧?而且其中的14位是女性,基本上這些人已經不能叫歐巴桑,而應該稱呼為阿嬤了吧?這些人還能做得了什麼工作,連幫忙搬貨都不成!


而我加一加總共六位的電工、焊工,要負責全廠的各種狗皮倒灶的事,維修保養之外,水電、泥水土木、粉刷油漆、屋頂抓漏、馬桶不通全都包;例如上個月才完工的停車棚,就是我們自己設計興建的!


這個月我要求他們將已經腐蝕生鏽的水塔重新除銹上漆,結果沒有人敢爬上去,其實、我自己看來也確實可怕,後來跟公司要了50萬,我自己又倒貼了50萬,才搞出了三名勇夫敢爬上去工作。


諾大的工廠,原本只有一台開了七年跑了45萬公里的箱型車,上頭的人掙扎了好久才又同意買了新車。


我常常不免懷疑,這間工廠管理的標準到底在哪裡?你說要省,可是省的標準又是什麼?


例如我們原本就有開啟關閉文房冷氣的規定,可是、他媽的,就因為某某上司蒞臨越南本廠,整天坐在辦公室位子上被冷氣吹著頭疼,結果她一聲令下,冷氣應生生地被關到現在還沒人敢打開!


拜託!你是不知道,我的密不通風的小辦公室是真的很熱嗎??


說是為了造福台幹,結果我的文房雜工變成了吧台服務生,一天8個鐘頭有7個鐘頭在打果汁... 那環境衛生是不用整理了,廁所是不用掃了是吧?


這裡的員工是算日薪制的,原本只打算幫員工每個人每天調升2,000越盾;而員工的年終獎金也是給的不乾脆,既然說給一個月就一個月嘛,為什麼又要搞一個:(日工資) X 26 X (年出勤天數) / 365 X 1.1 的遊戲數字出來?


是騙員工不會算嗎?那生小孩算不算出勤呢?休年假算不算出勤呢?休國定假日算不算出勤呢?停工待料期間又該怎麼解釋呢?東扣西減,工人領不到0.8個月!


難怪員工要罷工!


談到罷工也好笑!罷工的時候,全部的陸幹通通躲到不見蛋,而台幹則是全部都聚集在文房裡罵得震天價響... 除了我、有誰走進工人群裡頭聽聽他們說些什麼嗎?


其實、這也不能怪台幹,來越南三四年了,連越南話1數到10都唸得哩哩剌剌的,你還還能指望這些台幹做什麼?


聽說董事長為了買QUOTA,之前差一點被越南政府通緝,而整個鞋廠就聽命於一人。至於總經理遠躲在中國,非不得已因為客戶來越南他才來,每次來的第一天,一定上演火爆霹靂秀。


這間工廠的管理結構,究竟是橫向管理?垂直管理?扁平管理?或者其實是沒人管理


我知道幹行政總務本來就是吃力不討好的,好事是分不到邊,壞事永遠有我們的一份,可是我可從沒待過這麼不公平的公司、遇過這麼不講理的主管!


什麼事好像只有她最屌、最懂;如果你這麼懂,這間工廠怎麼會搞成這副德性?今天罵了一下午,結果還不是同樣也拿不到人事深鎖在電腦裡的員工基本資料?


要跟她好好解釋,得到的卻是我不要聽我不要聽;當我氣到將辭呈丟給她時,卻懦弱的不敢收,是怎樣啊?專只會欺負善良的人嗎?


她媽的、妳不甩我,我幹嘛要甩妳?


妳要是這麼行就開除我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