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2009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1975年4月30日,西貢淪陷 Fall of Saigon(或者、你愛說北越解放南越;或是越戰結束;或是越南統一)。

越南戰爭前後共十六年(1959年~1975年),結束的那一年,我十二歲

從我來越南工作迄今,大概也七年多了。

在這些年當中,在我的印象中,幾乎沒有在任何的場合,或聽聞過任何人,談論過關於當初越戰的事兒。我想其理由不外乎:

一、這裡畢竟還是共產國家。
二、在南越討論這見事兒,想必有些尷尬敏感。
三、在人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四、畢竟這事兒也年代久遠了。
五、大家來這兒是賺錢的,不是來搬弄是非的。
六、越戰的故事,對我們這個年代的還算知之甚詳。

所以、我今天也不是要來談關於越戰的事兒,anyway......

我真的不能記得,我出生那時,我的父母到底住在哪兒;或他們曾住在哪裡?從我能『長記憶』開始,若真要我回溯到最久遠、最早以前的記憶,我所能夠回想到的、片段的、零碎但卻深刻的印象是:

那時候我大約四、五歲,而我們家在鐵路邊!是那種把後門推開,就能看見鐵軌的鐵路邊!

鐵路?鐵路?鐵路?鐵路?

先來看看這張圖:1945年美軍繪製的地圖中的松山倉庫▼信義計~1

從上面這幅1945年美軍為了轟炸台灣所繪製的地圖,可以看出當時松山倉庫相當具規模,除了有鐵路直通縱貫線外,並新闢40公尺寬的五線道(現為基隆路)連接松山市區,作為運輸之用。

若你還不是很清楚地理位置,再看看這幅:Google Earth 衛星圖▼信義計~2

松山倉庫就在紅色虛線框起來的位置,現為信義計畫區。

把上面這兩張圖合在一起比對:my home

這條通往四四聯勤兵工廠的鐵路,是所謂的台鐵三張犁支線,路線自台北機廠 [華山--松山] 南側的中段分歧後 (延吉街附近),沿現有之帶狀停車場穿過光復南路後,進入國父紀念館仁愛路平行穿越台北市議會大門前,過了基隆路口後進入四四聯勤兵工廠。示意圖這條支線於1986年7月21日廢止,目前鐵路已拆除,其所產生的新生地,沿線已劃成平面停車格(公有廢鐵道廣場停車場),忠孝東路旁後來作為台北捷運國父紀念館站的出口及通風口。

這條鐵路到達仁愛路、基隆路後,就進入了我童年記憶裡,有著黝黑、厚實、高聳大鐵門的四四兵工廠裡了!

--------------------------------聯勤第四十四兵工廠簡介--------------------------

「聯勤第四十四兵工廠」成立於民國32年,簡稱四四廠,為國共內戰時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的四座兵工廠之一。

四四廠之前身為民國25年成立之中央修械所,後歷經對日抗戰、國共內戰等戰爭,數度整併改編,其員工來自全國四面八方,濟濟一堂。

民國37年11月,自青島舉廠東遷台灣。 民國37年12月,在台復工,廠址位於台北市三張犁,也就是利用所接收日據時代的松山倉庫,於鐵路北側改為汽車五級保養場,南側則為四四兵工廠,軍眷則安置於兵工廠周圍軍官住西村士、兵住東村技工及職員等非軍職人員則住在南村

1975年為配合信義計畫區的實施,四四兵工廠遷移至三峽,1980年代信義計畫區陸續開始開發後,已經發展為台北首要的中心商務區,台北市政府、世貿中心、台北101等重要行政、商業及金融機關皆位於此。

-----------------------------聯勤第四十四兵工廠簡介結束------------------------

這就是現在很有名的『台北市信義公民會館』(四四南村) 的由來!

其實、什麼東、西、南村的,都是長大後上網路查找,才得知原來當時是按官階、職務來區分的;但是、老實說,那時後我們從來沒有感覺到這種階差異的存在過。

關於聯勤眷村的故事,將來再談!

我今天要講的,是更早、更早、更早以前的故事。

我大概是到了上幼稚園大班的年紀,全家才搬到四四西村旁的光復新村;在這兒之前,我們家一直是住在這條三張犁支線的鐵路邊,大概的方位就在現在的仁愛路四段,快要接近基隆路口的地方,當然、我猜想、鐵路邊應該是沒有門牌號碼的。

如果你要我更精確的描述,當時我們家的位置,那應該就是現在國父紀念館前噴水池的所在!!

------------------------------------國父紀念館簡介--------------------------------
政府於民國五十三年開始籌建國父紀念館,民國 五十四年先總統蔣公親自主持奠基典禮;翌年經公開徵圖,由名建築師王大閎所設計之圖樣獲得入選,後又遵照 蔣公之指示在外型上加強中國建築的特色而修正設計。民國六十一年五月十六日主要工程完成,舉行落成典禮。
----------------------------------------簡介結束------------------------------------

當時、我的父母非常貧窮(那時誰不貧窮呢?),而且我的父親並不是軍人、或軍人子弟,之所以會住在那個地點,其實是我父母因緣際會的依附在一位河南同鄉,我從小一直以為是我真正祖父的,名字叫做王清潔的老先生身邊,他是屬於四四兵工廠的非軍職人員,也因為他,我的父親當時也才能在兵工廠裡的火藥室弄到了一個雇員的身分。

對於兵工廠裡的情景,我已經幾乎沒有記憶了,只依稀還記得父親工作的地方外面,有個大大的魚池,至於其他的關於兵工廠的記憶,大概也只還剩下那條只在春節嶄露頭角、雄壯威武的聯勤四四巨龍

和繽紛璀璨的國慶聯勤煙火表演了

在民國五十年初的那個時代,現在我們所謂的國父紀念館東區世貿新光101大樓 是根本不存在的,那時、除了四四兵工廠之外,其他的地方大多還只是一片稻田,放眼望去,完全都還是鄉下風貌。

當然、在童年的時候,鐵軌是要比稻田更來得吸引人。

在火車要駛入兵工場之前,都一定得先停下來在兵工廠大門口前,從我家後門往左邊兵工廠大門望去,是冒著衝天黑煙、黑黝黝的火車頭,往右邊望去,則是落落長一節節拖曳的板車。

在火車停下來的時間,我總愛和同伴們,在一節節的車廂或板車之間鑽來鑽去,至於火車廂裡裝得是什麼,我也從不曾好奇過,但是在板車上,就常常看見運載著一台台,已經被砲彈打得扭取變形的吉普車。

我從問過父親:為什麼火車上有那麼多壞掉的吉普車?父親回答說:這些都是在越戰裡被砲火打壞的美軍吉普車,台灣政府是以一台一塊錢美金的價格收購回來的,這些壞掉的車輛都會被送到兵工廠裡的五級廠裡去整理。

不過、這個答案對不對?我就不知道了!

沒有留言: